首页 > 符号故事 > 艺术 > 正文

极乐世界--禅画作品展

2017-12-06 14:06:22

来源:最美中国符号网    作者:

字号:

海报.jpg

展览名称/ 极乐世界--禅画作品展
Neme:Ge Tao Contemporary Ink Painting Exhibition
出 品 人/张宝华
Curator:Zhang Boohoo
展 期/2017年12月01日—12月15日
Dates:Dec 01—Dec 15,2017
开 幕 式/2017年12月02日(周六)下午3;30
Opening ceremony:Dec 02,2017,3;30pm
展览地点/北京798感叹号
Exhibition Venue: Exclamatory gallery in 798 Beijing
主 办/感叹号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
Host:Exclamatory mark cultural communication (Beijing)ltd,.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2号门工美楼一层
Exhibition Location: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Jiuxianqiao Road on the 2nd, 798 Art District on the 2nd floor, the first floor of the United States floor
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上午10点至下午6点
Opening:Tuesday—sunday,10Am-18pm
电 话/010-57626058
Tol:010-57626058

葛涛.jpg

葛涛

葛涛:
(字山魁、号静斋、九发居士)男,1971年9月9日生于青岛、现居北京。师从贾又福、李铁生先生。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书画高研班创作课程执行导师(主讲教师),山水教研室主任,评审委员会委员。李铁生先生助教,文化部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创作基地国画艺委会副秘书长。山水画教学导师,江山问道水墨画会会长。曾于中国美术馆、炎黄艺术馆、北京荣宝斋、清华美院展厅、北京汉方美术馆、山东美术馆、青岛美术馆、趟州画院美术馆。苏州雨村美术馆、潍坊郭味渠美术馆、青岛张立辰艺术馆、广西贺州美术馆、深圳观澜美术馆、河北刘家科美术馆、中国国家画院、青岛孔维克艺术馆、湖南怀化学院展厅、河北燕赵风书画艺术馆、河北石家庄博物馆、北京798感叹号画廊、798见心会馆、北京琉璃厂汲古阁画廊、一峰线装书店、河南濮阳美术馆举办个展联展多次。《书画研究》、《国尚》、《海峡艺术》、《中国水墨画》等国家级刊物编委、艺术主持。中国青年报、光明日报、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文化报、商报、北京晨报、山东早报、青岛日报、中国书画报、美术报等曾做专题报道。作品入编<<中国美术>>,<<美术观察>>,<<水墨中国>>,<<炎黄艺术>>,<<中国画坛>>,《书画研究》、《国尚》、《海峡艺术》、《中国水墨画》《盛世写意》、等国家级刊物、另外作品被编入<<中国艺术研究院合集>>,《贾又福山水工作室学生优秀作品鉴藏》、《苦行探道集》、《中国书画百杰精品集》、《当代著名画家合集》
、《全国当代书画名人名作精品集》,等典籍数十种。主编《国尚---桂林写生集》、《访山问水集1---3》、《魂涉太行集》、《崂山问道集》、《山影清旷集》、《乘物游心集》、《葛涛画集1---3》等。2014年由四川出版集团四川美术出版社出版
静斋问道葛涛中国画作品集八开精品大画册。2016年由青岛出版社出版静斋问道葛涛中国画作品集十二开精品大画册。

        葛涛先生是一个非常全面的画家,他的山水画、花鸟画、人物画、创作都有他独到的一面。并且对待自己的学生有一种阳刚的慈爱。我想他的成功不仅今天他个人是个先生,而且他会终身做好一个学生,这一点值得我和我的朋友们学习。他的绘画里面有他自己寻找个性、发现世界、发现自我的脚印,也有前辈的金石乳汁给予他丰厚的滋养,一面完成教学,一面努力画画,有这样的成就,也足以说明他的教学成果是良好的,作为一个画家能看到他为人的忠厚,有泥巴底下的上来的那一种底气,以及对与传承文化创造文明的前哲,充满了由衷的敬意。都是作为一个人,作为大地的儿子,作为艺术的后辈,又同时引领着后辈在往前走的所必要的品德和勤奋,他将来的路很长,观众也会不断的看到他新的成果,我为他能够达到今天的成就,并且预示着良好的未来,感觉欣慰。
        我想:每个人都向往着画好,葛涛也不例外,但是这个好到什么程度是它自己和哺育他这个时代共同完成的。也许,时间空间一变,一个人的成就也就不是原来的样子,但是从中国绘画来讲,能看出来其实只要里面寄托了深厚的情感,能够发现一点前人没有发现的天地,你画的再繁也是好的,也是简的,因为所有的长篇小说故事说得再复杂,它的主题还是一句格言,从这个意义讲,画的繁就是简的开始,简到极致的他有可能再繁一次,因为画家长寿的很多,要不停的由简到繁,由繁到简,后来的简就包含前面的繁。                         
        我以为葛涛在同龄人中间,对古人理解的比较深刻,走到古人作品的立体的环境中间,把中国画诠释的背景和他的文化全部在脑子里把它立体的复活起来,目前具备这样能力的人很少。我自己这一辈子看画也看了一些,有人问我,你最明白的时候有多久,我说看字看画这么多年最明白的时候不超过两个半小时,这个话绝对不是也许,这个两个半小时确实说出了一些我虽然不认识但是也说出了这个画家心里的某些隐秘的东西,而这个是气息的捕捉,是个很简单的事情。因为气息不是语言可以表达,也不是词典可以查得到的,画家他靠他情绪的密码藏在线条里面,而每个人说的又是他个人的方言,他不像全国通用粮票,谁都可以花,我们在葛涛身上能看到他努力要成为一个仁厚长者的以宽博之心对待事物对待师长和自己的学生,这样的人他会不至于被当下的纷纷扰扰的浮躁,浮躁背后的空虚,空虚背后的懒惰,急于求成、我想这些对他没有什么损害,这也就是他们做教育的成功吧。               
         一个河北到北京去的演员他说过一句话,让我很感动,他说,他之所以今天有一点成就,完全是从人家鼓掌的时候里面去找缺点,这个鼓掌鼓的对不对,是不是我迎合了他们。我心里很感动,我想今天我们生存在各种困惑和诱惑之中,绝对告诉别人一条完全成功万能的路,是不存在的,我想评论家是干什么的,评论家绝不是画家的老师教人画画,评论只不过是一个职业一种、一个普通读者也许他面对一张画一本书,他是有他自己比较独特感受的职业,而今天这个职业的武器就是语言来讲,已经告别了朴实,被西方后来这些表达形式损害了我们古代语言的纯净,深厚和质朴。今天看我写的画评,我应该感谢人家,因为这些文字看起来没有艺术享受,它本身没有构成一个组合的艺术,我也想构成,但生命太短暂,等到知道一点什么之后你就失去了太多太多,青春是美好的,但是变成老头也是情理之中的,我在十来岁的时候,受到许多前辈画家寄托给我希望,但是今天来讲,我毕竟仍然是个饭桶,岁月是不饶恕人的,我希望他保存他的赤子之心和去深刻的理解山水中的人性,人性的山水。花鸟、书法里面的人性。这样的话,也不是让他变得格外的野逸,变成学院派的近亲毁灭,最后大家面目过分的相似,他还不至于陷在这个里面。但是呢,我愿意他身上更多一点,慎重的冒险精神。也就是说要有一点很安全的冒险精神,不断打破捆着他的绳索,这些绳索来自大师,来自社会舆论,更多的是来自他自己的患得患失。画到今天他面对的已经不是从简到繁,你也许他今天眼睛很好,还能画得很细,但是总有一天眼睛不那么好了,所以我想啊,一张好画,它到底怎么叫做好,我无法有一个万能的答案,但我相信是有一个矛盾被画家统一了,那就是一见钟情、百看不厌,那就是好画。一见钟情是他的张力,刺激了我们,让我们被吸引了,让我们投入了自己的学养、胆识和见解之后,丰富了这张画,我们开始来爱它。人和画欣赏过程也是不断的互相信任的过程,这和你有多少学养站在一个作品面前来回次数越多越复杂,那么你的欣赏能力就越高。所谓品论嘛,也许他的感受对别人那里有点什么参考的作用,而评论家绝对没有什么秘诀,我也没看见评论家的老婆画得最好,或者是评论家的儿子有什么秘诀,都不存在,艺术本来就是无路之路。等到别人告诉你路在何方,那个路已经没有价值了,那个馍已经被人嚼过了。我想在无路之路上,在绝望中去寻找希望,在希望中达到警惕。                                                                                               
        艺术到底是什么,我曾经写一本书,书写得不好,但这个书的名字和这有联系,那就是孤独中的狂热,唯有孤独有效的生命才能延长,唯有孤独才能和自己的良心谈心,唯有孤独才能看山水中的人性,才能和山水交流才能和物象交流,将来也可以和未来的读者交流,因为所有的热闹都是过眼云烟,我相信他有他的睿智,也有长夜失眠的时候,他会不停的自省来完善自己,来勉励自己,完成他生命的冒险,通过丰富自己的生命,给别人的生命带来阳光和快乐,但也不是一种廉价的谎话去欺骗人,要反应社会的真实,这个最本质的真实,也是经得起推敲的真实,而不是自己仅仅两个眼睛所看到的,今天我们写生,带的功利心太强,老想在山水里面找到自己画的素材,我想这个观念是不够的,应该我们都是山水的儿子女儿,应该像母亲一样去爱她,自己的母亲,在母亲甚至于是喝奶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去谢谢母亲,要有那么一点儿童的精神,否则你抄袭山水和抄袭古画,你水平比古人高明多少?你看山水你必然把你全部的情感洒在山水上,山水洒上你的烙印后再来丰富你原来的认识和爱,这样无限往复,一边画一边放眼的自己观察,我相信其实是山水是帮助你完成你创作的、智慧源泉也是技法的根,我们祖宗的几十种皴法,都来源于生活,好像精细的锣鼓,这个城市呀,他让一个不会演戏的人达到中等水平,他让一个真正的天才可以打破锣鼓紧腰的所有束缚,他带上三副脚镣他仍然把舞跳的非常自然,我希望艺术在葛先生身上,不在是他身外的东西,而是他生命与之可以交流,信赖,也有烦恼也吵过架,但是不会离婚的那么一种感情。
         ——柯文辉 (当代著名书画评论家、鉴赏家、美术理论家,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研究员)
作品欣赏: